舊日餘燼

涸澤
*
此博客原則:
四智總攻、是純1、是不容忤逆的dom、是完美的大A。

意即攻度四智>雁>>>其他。

本命默俏。
喜歡吃魚。
不喜抱團。
请勿轉載。

【默俏】離城(上)

Summary:原著向,我流CP覌


*


俏如来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可到底只是一个隐约暧昧的预感,于伤重再难以维持意识之时突兀的闯进了脑海中。勉力撑起的心神仍旧昏沉,似是下一刻就即将消散。

视线模糊,还来不及细看周遭,便有人以手覆上了他的双眼。冷冷凉凉没什么温度,却也稍微缓解了因伤而起的高热,触目所及只剩一片令人安心的黑暗。

休息。

那人这般对他说,俏如来只觉似曾相识,很快又陷入了并不是那么安稳的沉眠之中。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尽管光线稀薄灰暗,泠泠雨声填满了整个室内,似是能可浇熄前几日遍地的烽火狼烟。眨眼间心绪百转千回,最终成为了嘴角逸出的一丝难熬低弱的...

2018-02-12

【任剑】断点(中)

現AU,上篇走

*

「我跟宫本总司说,难道他还会不同意吗。说到底你今天参与这次研讨会,不正因为自己的研究方向?」

任飘渺当日这般反问他,没等他反应就走开了。剑无极隔两天跟宫本总司单独面谈的时候才知道了任飘渺竟是认真的。导师淡淡问他未来研究的发展,虽说决定权是在剑无极的手上,却仍理性平静地分析此时更换跑道对他的助益,望剑无极好生考虑。

这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剑无极聪明,知道与其死前挣扎不如留着气力应付未来风雨,包袱款款倒也离开得干脆利落。离开前宫本总司最后给他的一个拥抱温厚坚实,要他在任飘渺底下好好学习,却仍是让剑无极红了眼眶。

最初来任飘渺实验室做事时很不好过,环境氛围与原...

2018-01-27

【网空】红杏(下)

*警告见上篇,中間屏蔽掉了一段

这事一直记在网的心里,只是打那天之后帝鬼的电话少了,他们两个之间也少碰了许多面,没机会针锋相对也没机会问个明白。

没跟对方碰面的日子让人舒心不少,对两个人都是。直到那日炽生敲响了网在怡和洋行的书房,跟他说大少奶奶自楼梯上摔了下来,断了两根肋骨让医生看了之后正静养着。

消息一听就坐不住了,当下第一个想法是对方真有本事给自己找麻烦。眼下没什么事,便让炽生去备车,回家看看情况。

只是还好到家之后眼前画面不如他所想严重,空正半躺半靠在枕头上看书,单薄睡衣之下隐约能看到绷带固定的痕迹。见网过来,只淡淡叫了声二弟,看着因疼痛而精神不好。

网让下人过来,却是冷厉地问...

2018-01-21

【网空】红杏(上)

*民国AU,帝鬼与空夫妻前提无正面描写,这是一个网跟嫂嫂搞上的故事。

*

史仗义出嫁修罗大宅,史艳文拦不住,问他自己愿不愿意,也是一哂而过。嫁来之后他要帝鬼唤他“空”,帝鬼便叫他空儿,被嫌弃得要命。但也只有帝鬼这样唤他,宅子里其他人都称他大少奶奶,至于帝鬼那同父异母的弟弟人前人后也只叫他大少奶奶,颇有几分冷嘲热讽的意味。

帝鬼娶空,或多或少也存了那么点商业联姻的心思。得了钱,便不甘心只在上海滩登顶了。干着买办这一行最重要的是要有投资眼光,家业放给弟弟固守他倒也放心,带着七个属下直接联络人脉亲赴京城。

一去三月,每日一通电话分别给网跟空。每晚六点网跟空坐在客厅边喝茶边等电话,落坐之前总免...

2018-01-21

【任剑】断点(上)

現AU,今天我就是人工雷。

*

剑无极喝酒喝多了,掏出手机想叫人来接,通话另一端响了没多久接起来是他预想之外的声音。剑无极手一抖,差点摔了电话。任教授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带着一点揶揄:我猜你喝醉酒了,而且想找的人不是我,剑无极。

剑无极本名风间烈,在外跑跳熟一点的叫他剑无极。以前宫本总司两个名字都叫过,来任飘渺手下之后再也没听过自己本名。他一个哆嗦,清醒了三分,半分挖苦半分疑惑地问怎么会是他接的电话,凤蝶人呢?你把她怎么了?

她忙,我帮她接电话。电话里的任飘渺笑咪咪地说,骗你的,你打到我的号码上,怎么可能会是凤蝶接。

剑无极沉默了,任飘渺有没有说谎并不重要,反正他现在头晕目眩也看不清...

2017-12-25
2 / 2

© 舊日餘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