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日餘燼

涸澤
*
此博客原則:
四智總攻、是純1、是不容忤逆的dom、是完美的大A。

意即攻度四智>雁>>>其他。

本命默俏。
喜歡吃魚。
不喜抱團。
请勿轉載。

被嚇得打開了我的任劍文檔【】

2018-06-10

最近沉迷GBF,一點產出都沒有(抹臉

總之會把掠影寫完OTL

2018-05-07

【默俏】《掠影》(上)

Warning:民国初年AU,考据基本成浆糊,大概是日佔时期之前的HK,或者你們乾脆當架空看吧【逃避】


《掠影》


俏如来造访默先生是在雨后一个下午,蝉声连绵,莫名显得闷热。整个偌大的默公馆里就先生一个人,沉默望着有些手足无措的青年。

他从浙江来的,二弟跟三弟都在美利坚,只剩父亲一个人留在大陆。他来得匆忙,大学宿舍没了房间,只得走读,按着杏花君给的地址找到了这样一户人家。那人不老,跟他父亲差不多大,但是眉间有着很深很深的皱纹,絮絮叨叨交代着自己的朋友脾气不好,让俏如来多担待一些。

真正见到人的时候有些不知道要叫默先生还是密斯托默,一想这边是香港,只得老老实实说了英语。那时是吃下午...

2018-04-18

网空-红杏(無料釋出)

二月说的网空无料,因为当时问到印量实在不够的关系我没敢找代理,现在CWT过去那么久我就把PDF加封面放出来啦。

全是能够自印的规格,唯一的要求是请勿盗卖。这么一篇小破文章也没那个价值。

度盤:https://pan.baidu.com/s/1w1qxG_9-puH4qBBr_HqFHQ

密码:hwhv

2018-04-02

【默俏】《逆光》(part)


Warning:我流角色理解。


忙着跟师叔们互相算计的日子里,俏如来很难不在午夜梦回之时想起默苍离。

站在身后一路推着他向前走的双手来自太多人,在悬崖边推得最用力的那双却定属默苍离。那股力道冷厉决绝,教他知晓在他余生永不可能忘怀。

梦中他和默苍离站在血色琉璃树下沉默对望,越是定睛细看越是模糊难辨。他依旧保持着这段日子不与人接近的习惯,但想来梦中的默苍离又怎会被这魔瘟影响。于是俏如来既不前进也不后退,在将近于难堪的餍足中,将一句呼唤无声无息吞咽进了腹内。

而后天明之际,他在满身疲惫中清醒。回到了空无一人而破败的正气山庄,他总算有点空闲,在四下无人时...

2018-03-30

【默雁俏】《溘焉長往》(完)

Warning:AU,極度雷,我流解读。另,我tag学不及格,也分不太清自己写的究竟是什么CP……


《溘焉長往》


*


默苍离的死成为了一个谜题,除了风声没留下半点痕迹。他除了俏如来跟冥医在这个世界也剩不到多少关系,冥医还在住院,处理身后事的责任便落到了俏如来头上。没有葬礼,他唯有亲自致电给几个默苍离从前的同僚告知死讯。部分人没来得及掩饰好的兴高采烈令他感到恶心,挂上电话之后他直接在默苍离的办公室里吐得昏天暗地,想的是如果默苍离还在自己又要挨骂了。

晚间六点,座钟敲响了五下,他在原地跪着等反胃感过去之后才去帮钟上发条。两个发条孔悠悠盯着他,深邃得像默苍离的目光。

从前默苍离...

2018-03-23

【默俏】鏡花(完)

Warning:AU,天雷,谨慎阅读。


*


镜子里的人冷厉沉静,他让俏如来不用担心自己的博士论文。俏如来每天都在偏头疼,得靠着氟西泮才能睡着。晚上父亲关了灯离开他的房间之后,他就与镜子里的人对视。月光穿透玻璃与金属层,在那人眼睛镀上了灿银光斑。他开口对俏如来说睡吧,俏如来点了点头之后阖上眼帘。这不比他趴在书桌前睡,书桌上的立镜也有那人的身影,他伸出手,可以就此隔着立镜与那人相互触碰彼此。

镜子里的人说自己是俏如来的博士导师,俏如来没有半点印象。父亲没说,但他大抵猜得出来为什么自己自由活动的空间只剩下这栋类似于庄园的建筑,想不起来之前,恐怕父亲也无法让他出去。

镜中男人姓默,不让...

2018-03-06

俏如來造訪默先生是在雨後一個下午,蟬聲連綿,莫名顯得悶熱。整個偌大的默公館裡就先生一個人,沉默望著有些手足無措的青年。

他從浙江來的,二弟跟三弟都在美利堅,只剩父親一個人留在大陸。他來得匆忙,大學宿舍沒了房間,只得走讀,按著杏花君給的地址找到了這樣一戶人家。那人不老,跟他父親差不多大,但是眉間有著很深很深的皺紋,絮絮叨叨交代著自己的朋友脾氣不好,讓俏如來多擔待一些。

真正見到人的時候有些不知道要叫默先生還是密斯托默,一想這邊是香港,只得老老實實說了英語。那時是吃下午茶的時間,默先生便幫他倒了杯茶,說:「也沒外人,說普通話就好。」俏如來頷首道這段時間打擾了,默蒼離又說:「這屋子也不是什麼默公...

2018-02-22

【雁俏】死生往復(完)

Warning:我流CP观,雷。


《死生往復》


他猛地在冰冷室内惊醒,炭盆已经熄了,屋外大雪纷飞。他拉紧了大氅,向着隐约墨香走去,确信那人就算不辞而别也该会留下些什么东西。蜿蜒过后走进对方房内,里头霉味与腥膻缭绕不散,镣铐上的血液过了一段时日已然干涸,血书一封在外头的空气窜入之时扬起,又轻轻落下。他拾起览阅,又以内力烧去了信纸,任灰烬委地。那人的狡狯比起他不遑多让,被岁月打磨得更加温润而危险,似是算准了自己离去之后第一个寻至信笺的人一定是他,通篇血书本该凄厉决然,语句却因太过成竹在胸而显得平和,往日他们相处时亦是这般。言语试探间夹枪带棒绵里藏针,比不得坦诚相见时要来得知根之底。他俯

2018-02-21

【默俏】《離城》(下)(完結)

Summary:原著向,我流CP觀。

Note:全文約9k字,為了避免割裂感嚴重,更動了一下文章排部,前文亦有作修改,成為上與下兩章。


上篇走此。


試了很久不給發,走石墨吧:https://shimo.im/docs/LkWzfmBBYAMN07yL/


Free Talk

完成承諾,大年三十完坑。

一開始是做了一番首尾測試器,覺得題目很適合地門俏,後面為完善設定越寫越多,才變成了如今的模樣。

這篇是第一篇在金光坑裡寫的原著向文,也是第一篇自己金光本命CP的同人。構思良久,或有諸多不盡善盡美之處,還望各位不吝指教。


2018-02-15
1 / 2

© 舊日餘燼 | Powered by LOFTER